猫咪地址转跳

   “你还妄想以六道轮回这种术破之?”伏太帝催动山势盖压而来,见到洛尘以六道轮回之力想要抵挡,不由得讥讽道。

   在他看来,这洛无极始终还是不懂!

   但是下一刻,洛尘手中的六道轮回之力猛地暴涨,原本桌子大的圆,刹那间暴涨,直接将那巨大的山岳包住了!

   “以山之高低,看世间生灵万物高低,的确不错!”

   “但你又岂知,众生皆平等?”洛尘催动六道轮回之力,横击山岳!

   “山有高低,树有高低,这世间万物都有高低,众生又岂可平等?”伏太帝冷笑。

   “那是因为你站在山下,去仰望这山!”

   “若跃上高空,以天穹的眼光去看呢?”

   “苍茫大地,只要你站得够高,所谓的高低就没有任何意义!”洛尘猛地暴喝道,如同一位老师在训斥学生!

   这就像在亿万富翁眼中,百万富翁和千万富翁有区别吗?

   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区别!

   在足够高的高空看去,这苍茫大地,任何高山都没有任何意义,只有一马平川!

   霓裳妩媚动人

   “而且,六道轮回,所谓轮回,你根本不懂,这山,曾经是什么?”

   “沧海桑田,曾经的山,也不过是一处洼地罢了,岁月变迁,洼地变成山岳,俯瞰天地,但轮回便是如此,终有一日,它还会变成洼地!”

   “以千万年,亿万年去看待,这山岳高低有何意义?”洛尘这句话说完,山势刹那间破碎,被六道轮回之力击碎。

   而伏太帝猛地一口鲜血喷出。

   “怎么可能?”

   “你小小年纪,对于道的体悟,又岂会如此之深?”伏太帝这一刻帝冠炸开,披头散发,眼中露出不可思议。

   这一切其实也就电光石火之间,而另外一边,天地一缕光芒射出,一缕光芒照耀天地!

   这一刻,光芒刺的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根本不可见了。

   “光普照大地,无尽的光芒面前,你任何术法都要消融!”西地岳天鹏的一击已经出手了。

   这同样带着道意,光芒可以驱散黑暗,可以消融冰雪!

   这一刻,这光芒生生不息,宛如一轮大日,普照四方。

   “无量天尊,光照万千!”

   “就如这大宇宙一样,洛无极,这无量的光芒驱之不散,因为他是无量的!”西地岳天鹏冷笑。

   “呵呵是吗?”

   洛尘忽然收手了,立在原地,任由万千光芒袭来!

   几个刹那间。

   光芒侵食天地!

   “可惜了,无量经我阅过了,你错了!”洛尘冷笑间开口了。

   “天地之大,如这宇宙,的确可以说是无量,无穷无尽,又岂可丈量?”

   “但!”洛尘胸口宛如黑洞一般,浮现出来了一口漆黑的黑洞!

   而洛尘猛地抓着这黑洞,抖手一扔!

   刹那间漫天光芒瞬间被吸入了黑洞。

   “无量之光,如宇宙一般浩瀚,你洛无极能够吸光?”西地霸主岳天鹏冷笑。

   “天地无量,但是真正的无量的是人心!”

   “人心才是真正无量之物,宇宙浩瀚,不可测量,但可想象!”

   “但人心难量,以人心,可包容天地万物,人心不可想象!”

   “你器量太小了!”洛尘狠狠的一撕,光芒四散!

   “而且茫茫宇宙,黑暗永远多于光芒!”

   洛尘这一撕不仅撕去了光芒,连西地霸主的半颗心脏都抓了出来。

   这是道法之战,威力极大,但是也同样凶险。

   鲜血喷洒,西地霸主怒目圆睁,但是他却被重伤了。

   “洛无极,我倒要看看,你的心有多大?”吴地霸主韦天一脚下金莲遍地,宛如一尊世尊。

   他盘膝而坐,身穿金甲,金光闪闪,眸子闪动间有无尽的金光乍现,但手中却一一朵金色的莲花被他挽指捏在手中。

   他轻轻一抖,诸天震颤,天地瞬间颠倒,四极易位。

   “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!”

   无数道声音响彻,甚至在洛尘的内心都响彻起来这道声音了。

   而洛尘脚下无涯的苦海翻涌,一具具白骨爬了出来,拉住了洛尘,仿佛要将洛尘拉入了可怕翻涌,漆黑带着腥臭的黑色苦海之中。

   海浪翻涌,一浪高过一浪!

   而在韦天一身前,便是一方金色的彼岸,彼岸宛如极乐世界,无悲无伤,有着大自在和大逍遥。

   甚至绿草遍地,鲜花四溢,鸟兽祥和!

   更有生灵吹弹奏乐,已然是极乐!

   与白骨森森的漆黑苦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
   “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!”无数道声音还在响彻。

   “你若回头,我渡你上岸!”

   “须弥山一脉总是这般可笑?”洛尘任由白骨拉扯。

   “你们不是有句话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?”

   “若是如此,我身在苦海之中,只要放下屠刀,立地便已经是佛了,脚下又岂会不是无边大岸?”

   “只要一心向善,哪里又有苦海?”

   “我脚步所致,所立之地,哪里便是大岸!”

   “我已经身在岸上,何须上岸?”

   “而且,所谓的苦海无涯,既然无涯,又岂会有岸?”洛尘冷笑间,那苦海变了。

   不再是漆黑如墨,反而是变成了猩红一片,泛起的也不是海浪,而是血海!

   这血海血煞气息极重,刹那间侵食了韦天一,血海的鲜血攀附而上,让韦天一手中的莲花都被侵染了。

   鲜血顺着韦天一的脚,爬上了韦天一的身上,金光被掩盖,金甲光泽被覆盖,满是血色

   这一刻,韦天一犹如一头恶魔一般狰狞可怕!

   他道心刹那间差点崩溃,若非眉心有金光闪动,刚刚一刹那间,他就差点堕入魔道了。

   “渡人先渡己都不懂?”

   “你都自身难保了,拿什么来渡我?”洛尘冷笑连连,韦天一心魔被洛尘引动,一抬头,已经是满身鲜血了!

   何常傲这一刻口中煞气滔天,但是眼中却露出了忌惮之意。

   短短交手间,三人便已经被重伤了。

   而且这洛无极对于道的理解,根本不再他们之下,只在他们之上!

   四极大阵一开,除非洛无极死了,或者他们死了,这大阵才可以解开。

   换句话说,他们失算了,因为现在到底是谁困谁已经不好说了。

   “困我洛无极?”

   “这何尝又不是引虎入室?”

   “尝到作茧自缚的感觉了?”洛尘负手而立,衣衫轻飘,一副天人风度,逼视着何常傲!